姗姗来迟的农村污水治理市场,这一次可能真的要“火”了

2018-05-19 来源:环保圈

        40%的建制村没有垃圾收集处理设施,78%的建制村未建设污水处理设施,40%的畜禽养殖废弃物未得到资源化利用或无害化处理……面对农村环保基础设施仍严重不足,“脏乱差”问题依然突出的形势,近日环保部和财政部发布《全国农村环境综合整治“十三五”规划》(以下简称《规划》),提出到2020年,新增完成环境综合整治的建制村13万个,累计达到全国建制村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。
       据住建部的公开资料显示,2016年,我国农村污水处理率仅为22%。值此背景,作为农村环境治理的重头戏,农村污水处理的重要性毋庸置疑。近年来,一系列扶持政策的出台,也在寓意着农村污水市场正悄然升温。
      在日前环保部与财政部发布的《全国农村环境综合整治“十三五”规划》中,农村污水处理再次被重点提及。新政强调“十三五”期间,全国农村环境综合整治范围涉及各省(区、市)的14万个建制村。整治重点“好水”和“差水”周边的村庄,涉及1805个县(市、区)12.82万个建制村,约占全国整治任务的92%;其中,涉及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84个2.46万个建制村,约占全国整治任务的18%。

长江经济带整治建制村数量.fw.png

      一、重点瞄准“水问题”
      目前,随着我国工业化、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进程不断加快,人口持续增加,农村环境形势严峻,“脏乱差”问题依然突出。这不仅不利于农民生活,也不利于农村利用旅游业等进行发展。
      为此,截至2015年底,中央财政累计安排农村环保专项资金(农村节能减排资金)315亿元,支持全国7.8万个建制村开展环境综合整治,占全国建制村总数的13%。同时,为了推进农村环境的改善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的指导意见》,环境保护部、财政部等部门制定实施《全国农村环境综合整治“十二五”规划》《关于加强“以奖促治”农村环境基础设施运行管理的意见》《中央农村节能减排资金使用管理办法》《培育发展农业面源污染治理、农村污水垃圾处理市场主体方案》等等。不过,目前农村的环境仍然需要进一步改善。
      据湖南省环保厅副厅长潘碧灵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,全国农村每年产生生活垃圾约2.8亿吨,生活污水约90多亿吨,人粪尿约2.6亿吨,绝大多数没有处理,随意排放,每年产生的6.5亿吨各类农作物秸秆有20%未综合利用,被焚烧或堆积于河湖沟渠或道路两侧。
除上述提出的问题外,《规划》显示,38%的农村饮用水水源地未划定保护区(或保护范围),49%未规范设置警示标志,一些地方农村饮用水水源存在安全隐患。
      因此,从《规划》看,“水问题”成为关键问题。《规划》提出,结合水质改善要求和国家重大战略部署,“十三五”期间,全国农村环境综合整治范围涉及各省(区、市)的14万个建制村。整治重点“好水”和“差水”周边的村庄,涉及1805个县(市、区)12.82万个建制村,约占全国整治任务的92%;其中,涉及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84个2.46万个建制村,约占全国整治任务的18%。
      二、重点解决“闲置设备”
      由于地区分散、人口密度大等因素,我国至今还有逾1亿户污水没有得到有效处理。在此前的媒体调查中,部分地区农村污水处理设备仍普遍存在“晒太阳”的尴尬现实:“建得起、用不起”或“建不起、更用不起”现象十分普遍。而一些地方总投资逾亿元建设的乡镇污水处理厂,要么是逾期严重,要么则是建成后长期闲置。
      造成农村污水处理设备闲置的另一个因素是,由于财政补贴机制的扶持倾向,一些污水处理项目规模被刻意“放大”,结果造成项目建成后运营费水涨船高,成为地方财政与承接商“无法承受的痛”,最终被晾晒在一旁。而在环保资深人士董智明看来,缺乏量体裁衣的商业模式,亦是农村污水治理的发展掣肘之一。目前,由于顶层设计中尚未明确农村污水治理的管理与责任主体,各地在计费方式、接管责任等方面存在诸多待补短板。
      《规划》明确了对农村污水处理的具体任务亦予以明确分工:污水处理工程建设将涵盖污水收集管网、集中式污水处理设施或人工湿地、氧化塘等分散式处理设施。与此同时,《规划》还划定优先整治区域,包括南水北调东线中线水源地及其输水沿线、京津冀和长江经济带三大区域将被视作农村治水的重点发展区域。
      三、市场空间近800亿
      同时,《规划》划定优先整治区域,即南水北调东线中线水源地及其输水沿线、京津冀和长江经济带三大区域,涉及880个县(市、区)8.14万个建制村,约占全国整治任务的58%。
      具体来说,南水北调东线中线水源地及其输水沿线涉及211个县(市、区)2.28万个建制村,约占全国整治任务的16%。在京津冀地区,包括密云水库、官厅水库、于桥水库等重要饮用水水源地和63个水质需改善控制单元范围内的村庄,涉及89个县(市、区)8131个建制村,约占全国整治任务的6%。
      在长江经济带地区,包括三峡库区及其上游和鄱阳湖、洞庭湖、抚仙湖、洱海等重要饮用水水源地,以及145个水质需改善控制单元范围内的村庄,涉及580个县(市、区)5.05万个建制村,约占全国整治任务的36%。
      这些地区的农村环境综合整治主要任务包括农村饮用水水源地保护、农村生活垃圾和污水处理、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污染防治。其中,农村的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,包括污水收集管网、集中式污水处理设施或人工湿地、氧化塘等分散式处理设施。要求经过整治的村庄,生活垃圾定点存放清运率达到100%,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≥70%,生活污水处理率≥60%。
      调研显示,目前农村地区污水处理率仅10%左右,大量未经处理的农村污水直接排入河道水系,成为主要的水污染源。农村污水治理市场依然存在巨大短板,未来农村污水处理市场空间巨大。根据北京大学环境学院E20联合研究院的研究,“十三五”期间,村污水处理市场空间接近800亿。
      据调查,每个村的环境治理需要200万-500万,全国有60多万个行政村,按80%的治理面,需要投入过万亿。从资金来源上,必须着眼于建立政府、企业、社会多元化投入机制。
      《规划》则提出,通过政府购买服务、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(PPP)等形式,推动市场主体加大对农村生活垃圾、污水收集处理等设施建设和运行维护的投入。引入竞争机制和以效付费制度,合理确定建设成本和运行维护价格。
      总结    与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接近饱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农村污水治理市场依然存在巨大短板,未来农村污水处理市场空间巨大。因此,环保企业开始纷纷看好农村污水处理市场这片“蓝海”。
      由于农村污水处理需要新建处理设施,投入成本相对较高。据粗略估算,农村污水处理设施户均建设费用约为1万元左右、按照目前全国大约有1.6亿户的生活污水没有得到处理来测算,仅新建相应设施投资规模就高达1.6万亿元。
      农村污水处理短板明显,未来市场空间巨大。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我国市政污水治理领域已接近饱和状态,而农村污水治理市场则仍存在较大的空间。我国有将近8亿人生活在农村和小城镇,村镇污水治理市场空间巨大。据统计,2016年我国村镇污水处理行业产值有望超过400亿元,到2020年有望超过800亿元,市场空间巨大。



扫二维码手机访问